《绝世萌宝:锦鲤娘亲超有钱》爱吃苹果的兔子小说最新章节目录,全文免费阅读

小说:绝世萌宝:锦鲤娘亲超有钱

小说:古代言情-萌宝

作者:爱吃苹果的兔子

简介:【萌宝+种田+甜文】名媛千金从小被掉包,沦为苦命农家女,因长相出众,被表姐设计陷害未婚生子,齐芙一穿越就成了两个孩子的妈。但那又如何?锦鲤体质的齐芙随便捡来的失忆男人,是国都的侯爷;随便收的徒弟,是邻国太子;就连隔壁一起喝酒的酒友,都是武林盟主。想要成为孩子他爹的人,更是叫号叫到嘴瓢。从此,齐芙的人生一路开挂,发家致富不是梦想,国都第一女财主,实至名归!

角色:

绝世萌宝:锦鲤娘亲超有钱

《绝世萌宝:锦鲤娘亲超有钱》第1章 想抢房子?没门免费阅读

一道突如其来的闪电如同游走的银蛇,划破了漆黑如墨的夜空,只听“轰隆隆”一声,惊雷落下,直击在了齐家村某处破屋子的房角上。

正在屋檐下着急收着玉米的年轻村妇还没来得及跑进屋里,就被掉落的瓦片砸到了额头,昏倒了过去。

倾盆大雨顷刻间直泻而下,瞬间打湿了散落在地的玉米,村妇额头处的伤口不断向外冒着血水,渐渐与雨水混为一体。

……

齐芙觉得脑袋晕晕的,意识有些不清,她依稀记得自己正在参加一个夏令营,然后不幸遇到了地震。

明明所有人都遇难了……为何她耳边还会有吵架的声音?

她努力想要睁开眼睛,但身体却不听自己使唤,如有千斤重鼎压的她喘不过气。

“芙丫头啊,你快醒醒,别吓刘婶啊!”一个穿着粗布麻衣身形微胖的中年女人坐在床头,看着床上面色苍白,双唇毫无血色的齐芙,不停抹着眼泪。

“大夫都说了,没得救了,还不如趁早准备棺材。”另一边,一个皮肤黝黑的女人翘着二郎腿,坐在床头的椅子上,满脸鄙夷道,“真是晦气,这死在哪儿不好,非要死在这间屋子里。”

说话的是王杏花,齐芙的二婶。

就在这时,一直守在床边不吭身的瘦小身影忽然冲上前,死死咬住了王杏花的手,口齿不清道:“你胡说!我娘亲没死!”

“对,我们娘亲没有死……”床脚边,另一道哽咽的奶娃娃音附和着。

“哎呦!痛死我了!”王杏花吃痛地尖叫起来,本就不好看的五官扭曲在了一起,显得越发狰狞,“小杂种,竟然敢咬我,看我不收拾你!”

王杏花尖细的指甲掐进男孩的手臂,随后用力一甩。

男孩瘦小的身躯哪敌得过王杏花的彪悍,直接被甩在了齐芙昏迷的身体上。

“哥哥!”女孩惊呼一声,着急地把男孩扶起,“没事吧?”

男孩微微皱眉,瞥了眼发麻的手臂,随后不动声色地将红了一片的手藏进了宽大的袖子里: “我没事……”

正在努力想要睁开眼睛的齐芙只觉得心口一阵绞痛,在被砸到的同时,骤停片刻的心脏突然剧烈地跳动了一下,那一口被堵住的气,顺了。

“咳……”齐芙猛地咳嗽了一声,睁开了眼。

周围有片刻的安静,四道视线齐刷刷地看向齐芙。

“娘亲……”一道软糯的萌宝音率先在齐芙耳边响起,“娘亲,你终于醒了,哥哥,娘亲醒了!”

齐芙一脸茫然地看着突然印入眼帘的一对萌宝,她没有听错吧?他们是在叫她娘亲?

“娘亲,你怎么了?你不认识我和哥哥了吗?”女孩说着,“哇呜”一声又哭了起来。

齐芙干涩的喉咙微动,刚想说什么,头却是一阵剧痛,一道道陌生的画面涌入脑海。

这具身体的原主叫做齐芙,四年前未婚先孕,生了一对龙凤胎,男孩叫齐安,女孩叫齐月,但……孩子的生父不详。

齐芙的双亲在半年前出意外而亡,好在这对萌宝乖巧懂事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,却也踏实。

齐芙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,不得不接受自己穿成了苦命农家女的现实:“小月不哭,娘亲……只是头有些痛。”

齐芙摸了摸女孩漂亮的小脸蛋,又看了看一旁沉默不语的男孩,心里稍稍宽慰了些。

“芙丫头,你可算是醒了。”一直抹眼泪的刘婶看见齐芙醒来,终于松了口气。

刘婶是齐芙的邻居,平时对她多有照顾,是齐家村里为数不多真心对待他们母子的人。

齐芙勉强撑起身体,扯过一丝笑容:“刘婶,让你担心了。”

“好丫头,别起来,你头上还有伤呢。”刘婶着急地想要把齐芙按回床上。

齐芙摇了摇头,坐起身,视线却是陡然一变,冷冷地望向一旁不语的王杏花。

她可没有忘记,王杏花刚才说的那些话。

在齐芙的注视下,王杏花的表情迅速从吃惊变成疑惑,最后变成了尬笑:“阿芙啊……”

“二婶,我死没死在这间屋子,与你有什么关系?我知道你觊觎这间屋子很久了,不过可惜,我命大。”

自从齐芙她爹齐国安死后,齐芙的二叔齐顺安和他老婆王杏花就打着这间屋子的主意了,只是奈何找不到由头,今天原主被砸死,若是没有齐芙的到来,这间屋子恐怕就要落入这对夫妻之手了。

想到那两个没爹没娘的可怜孩子,齐芙的目光便又不自觉地寒冷了几分:“刚才,你用哪只手摔的小安?”

王杏花不由得背后一冷,总觉得眼前的齐芙与从前有些不太一样了:“我……刚刚只是不小心……”

齐芙拉过小安的手,将衣袖撸起,看到手臂上的抓痕和那一片红肿时,心里阵阵心疼:“小安,疼不疼?”

小安摇了摇头:“娘亲,我是男子汉,这点疼不算什么。”

“乖。”齐芙摸了摸他的头,再次将视线转向了王杏花,“二婶,我丑话说在前头,这是最后一次,如果你再敢来这里撒野,就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王杏花没想到齐芙会这样与自己说话,一时间,黝黑的脸被憋的通红,想反驳,却不知如何开口:“你……”

“二婶,时间不早了,你该回去把我没死的消息告诉二叔了。”齐芙不再看她,直接地下了逐客令。

王杏花气得猛跺脚:“你个小蹄子!给我等着!”

如意算盘落空的王杏花,第一次在齐芙面前如此憋屈,她瞪了齐芙一眼,怒气冲冲地转身离开。

见齐芙无碍,刘婶又关照了几句,也回去了。

屋子里重新安静了下来,齐芙强撑的身体有些受不住了,她轻轻吁了口气,感觉额头上的伤隐隐作痛。

“娘亲,很疼吗?”小月凑到齐芙身边,认真地对着她额头上的伤口吹气,“小月给娘亲吹吹,娘亲就不疼了。”

而另一边,小安正端着一碗药,小心翼翼地捧到了齐芙面前:“娘亲,喝药。”

看到如此乖巧懂事的一双儿女,齐芙心头一暖。

吃完药,齐芙的精神稍许好些了,她慢慢走下床,打量着这间破旧的屋子。

正思考着要补贴些什么家用时,一旁的小月忽然着急道:“哥哥,我们是不是忘记什么了?”

小安先是一愣,随即站起了身:“糟了!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爱吃苹果的兔子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yeeesss.com/novel/972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