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山雨欲来风满楼》暮雨秋茗小说最新章节目录,安风,覃王全文免费阅读

小说:山雨欲来风满楼

小说:古代言情-智力

作者:暮雨秋茗

简介:十八年前,北杞赫赫有名的安将军府在一场巨大的阴谋中家破人亡。彼时的安风还是襁褓中的婴儿,在军营中刚出生不过月余,幸得东璧老人所救,才躲过一劫。自此,安风与爷爷相依为命。安风接受独活岛的铁血训练,脱胎换骨。白日里的安风仍是安将军府的大小姐,黑夜里则成了服从密令刀尖舔血的“赤箭暗卫”。

角色:安风,覃王

山雨欲来风满楼

《山雨欲来风满楼》第1章 大婚之日风波起免费阅读

楔子

多年前,北杞赫赫有名的安将军府在一场巨大的阴谋中家破人亡。彼时的安风还是襁褓中的婴儿,在军营中刚出生不过月余,幸得东璧老人所救,才躲过一劫。自此,安风与爷爷相依为命。

安风接受独活岛的铁血训练,脱胎换骨。白日里的安风仍是安将军府的大小姐,黑夜里则成了服从密令刀尖舔血的“赤箭暗卫”。

在追查家族被迫害真相的过程中,安风遇到了他一生的劫数——楼崇禹……

北杞年间,葉京。

这天,正是覃王楼崇禹与安将军府大小姐安风的大婚之日,迎亲队伍一早便来到安府。

街道上熙来攘往,好不热闹。平日里看惯了高门紧闭、戒备森严将军府的人们,这时候总算能够大大方方地饱眼福一窥门内风光。

在震天的奏乐声中,迎亲的队伍浩浩荡荡地出现在马路上。一行人喜气洋洋,迈着整齐划一的步伐行进着,直到停在将军府门前。

早已焦急等候在门边的安家人搜寻了一番迎亲队伍,却并未发现新郎覃王,有胆子大的心下疑惑着就窃窃私语起来。站在队伍前头的白衣公子状似无意的眼神只一扫,众人便皆噤声。只见他上前一步,朝铁青着脸的安老爷子拱手行礼道:“无继见过大将军”。

本因没看到新郎官而正待发作的安老爷子这下更是急急地走下台阶,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。无继见状生出手想着扶一把,却被安老爷子避开。只见安老爷子冷喝一声:“覃王呢?”

纵然是在沙场上叱咤风云的将军,在面对自己孙女的难堪时也没法子面不改色。虽知晓这无继是祁王的好朋友,也是嵇城第一名庄无留山庄的庄主。但今日覃王迎亲缺席,他是断断不能忍受的。即便这庄主是奉命行事,也无须给他好脸色。

“王爷今日有要事在身,命无继前来接王妃回府。”无继依旧恭敬答道。

安将军沉下一张脸,冷声道:“敢问你们覃王这是何意?”

“无继不过是奉命行事,不敢揣测王爷心思,还望大将军不要为难,以免误了王妃入门的吉时。”

“想不到这覃王竟是如此下作之人,往日里我只当是众人夸大其词,未曾想……这不是欺负我们小姐么!”

密切关注着事情动态的暮雨终究是没忍住,作势就要上前去为自家小姐理论。安风拽了拽暮雨的衣袖,示意她不要轻举妄动。暮雨只得作罢。这主仆二人的举动,却全落入无继的眼中。

“你们看是不是,各有各的愁。这可是将军府的大小姐,以后的日子一样难过。”

围观群众也开始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,听起来竟有些幸灾乐祸之感。

“这,这……”,安老爷子气得胡子都要竖起来了,大手一挥,冷哼道:“叫楼崇禹亲自来,否则这婚事便就此作罢!”

无继暗自偷笑,那小子打发他来迎亲,可不正是为了让安家知难而退。虽然他此刻心里在为目的即将达成暗喜,但嘴上却道:“大将军请三思,皇上跟皇后还在覃王府等着王妃奉茶,误了时辰怕是不妥。”

听了这明显有敷衍之意的说辞,安老爷子显然并不买账,“老夫这就去求皇上退婚,风儿,你先回去,我安家的女儿何须受这等委屈!”

安老爷子迈开步子正要走,却被安风一把拉住:“爷爷且慢。”

只见安风说完便把盖头掀了开来。盖头被风卷起,向远处飘飘扬扬地飞去。眼看着盖头就要飘远,暮雨赶紧追了出去。安风的举动,让迎亲队伍顿时炸开了锅。大家虽想一睹新嫁娘的芳容,却还是纷纷低下了头。

皇权贵胄的规矩多,这王妃的盖头本应由王爷揭开,王妃的脸也该由王爷第一个看才是。他们若是坏了这规矩,只怕会惹麻烦上身。

人群中,只有那无留山庄庄主无继依旧保持不卑不亢的姿态,仿佛全无受到这“意外”的影响。其实,他的心里着实对这王妃的做法深感意外,并生出了些许赞赏之情。

“风儿,你这是何意?”安将军疑惑地看着自家孙女。

“爷爷,这是风儿自己选择的路。既然选了,便不会后悔。安家的儿女,何曾退却过!”

清风微微地吹着,暖暖的阳光洒下来。在这一刻,无继看到红色嫁衣在金色的日光中翩然起舞,女孩在风中傲然屹立,尽显风华。

虽说将军府出来的女子自当与寻常女子不同,但是无继显然对女孩凛然的声音生出些好感,便又多看一眼。

虽是第一次见面,无继却觉得这个姑娘比想象中的要有意思。

可即便如此,那又关他什么事,他今天不过是来跑腿的。哦,不对,他是来看戏的。

无继随即露出一排白牙,好整以暇地看着安风,问道:“请问王妃何时可以启程?”

安风这才敛眸看了看无继,无继知道安风在看着他,便一直保持着微笑,任其打量。

安风对眼前这个据说是“嵇城第一首富”的男人并无好感。无留山庄无继,她是听过这号人物的。原本也曾经佩服他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成就。不过此刻,看着那双充满戏谑的眼睛。传说中无留山庄庄主的耀眼形象在安风心里已经大打折扣。

无继保持姿势,任其探究。

安风绕过他的身子,立在他跟前,再次打量着他,状似无意的看向他,问道:“嵇城第一首富?”

还不待对方回答,她又围着他的身子绕了一圈,最后停在他的左侧,眼神轻蔑略带讽刺地道:“怎么竟沦落到抢媒婆的饭碗了。”

无继被她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怔住了。

他没听错吧?

无继怀疑自己听错了,正欲开口说些什么,却又听见安风凉凉的道:“霁月阁的老鸨可比媒婆这行当值钱多了。”

霁月阁的老鸨?媒婆?无继腹诽道:这将军府的女子,着实与寻常女子不同些,着实不同。

“出发吧,庄主。”安风语气里是掩盖不住的愉悦心情。

无继心想:这梁子今天算是结下了,来日方长。反正她进了覃王府,自己有的是机会讨回来。

想到这里,无继心里也就释然了。但是想到安风遇到这等难堪事竟然还能如此轻松应对,不禁对她多了一丝佩服。

捡回红盖头的暮雨见自家小姐似乎有要走之意,便急急地靠过来。只见安风给暮雨使了个眼色,便潇洒地翻身骑到马上。暮雨也自然地退回到喜轿旁边。

“你……那是本公子的马。”无继见安风上了自己的马,作势便要夺回。

安风勒了勒马头上的绳索,马儿受惊,猛然腾起,朝着无继扬起双蹄,无继不由得向后退去。

“难不成你还要跟新娘子同乘一骑?”安风挑眉地看着无继,随后又道:“我倒是不介意的,反正你们覃王也不在。”

无继一时竟语塞。

虽说他浪荡不羁不受约束,仗着有覃王撑腰谁都要忌惮他三分,这代为迎亲也是受命于覃王。可是,他如何胆敢与堂堂王妃同乘一骑。

无继看着安风一脸得意的模样,突然有种被调戏的感觉。作为一个前来看戏的人,却反受他人戏耍。看来,他今天是遇到对手了。

“哼。”他这时候也只能暂时缴械投降了。

无继冷看她一眼,眼神扫向一旁的侍卫,侍卫立马会意,拉过自己马的僵绳,交给无继。

“本姑娘的花轿还是新的,要是公子不介意,坐花轿回去也无妨。”

正要上马的无继一个趔趄,差点栽在地上。

“起轿吧。”安风心情愉悦地调转马头。

迎亲队伍中间自觉地腾开一条道,安风骑着马儿,昂首挺姿,神采奕然地朝前走去。

无继看着安风的背影暗叹失策,只得跃上马,朝走在迎亲队伍前头的安风追了过去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暮雨秋茗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yeeesss.com/novel/972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