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盛世道爷》一块鲜腊肉小说最新章节目录,孙一元,孙富国全文免费阅读

小说:盛世道爷

小说:悬疑

作者:一块鲜腊肉

简介:孙一元是一名即将毕业的大学生,在爷爷病重之际意外得到一本《道门五术》,为解开身上与生俱来的神秘诅咒,孙一元只身前往崂山拜师,从此开始了他的奇遇人生。

角色:孙一元,孙富国

盛世道爷

《盛世道爷》第1章 劫数免费阅读

道教,是我国的本土宗教,其历史由来已久。据有关人士统计,我国现有道教圣地23个,比较出名的有龙虎山、鹤鸣山、茅山、崂山、武当山、老君山等,这些道教圣地都有着自己的道统和派别,我就不一一赘述了。

俗话说,佛修来世,道修今生。道教自古以来就披着一层神秘的面纱,让人可望而不可及。

盛世佛门兴,乱世道教昌。抗日战争时期,无数道观紧锁庭院,遣散门下弟子,下山抗击日寇,涌现了许多道门英雄。

今天位于鲁省的崂山,是道教全真道金山派所在地,据说是嘉靖年间由道士孙玄清所创立,孙玄清,字金山,所以后人习惯称崂山派为金山派。

今天的火车站一如既往的热闹,一个看上去二十四五岁的男青年拉着行李箱靠在路边上,不停地翻弄着手机,看样子应该是在等人。

他叫孙一元,其祖上是鲁省人,清末民初,鲁省深受洪灾匪患毒害,有一部分人迁往了我国东北,也就是历史上有名的闯关东,孙一元的祖上也是因此迁往了辽省。

至于现在孙一元为什么来到鲁省,还要从两个月前说起。

七月是毕业季,读了四年大学的孙一元也迎来了毕业的日子,就在他收拾好行李,准备回家的时候,一通电话打了过来。

“你爷爷不行了,快回来吧!他说要等你回来再咽气。”

电话是孙一元的父亲打来的。

“我知道了,一小时内到家。”

这个消息让孙一元心口有点堵,爷爷从小就特别疼爱他,两行眼泪悄无声息的流了下来。

好在他家就在本市,半小时后,孙一元急匆匆的在小区门口下了车。

孙一元的爷爷屏蔽了左右,显然是有话要讲。

“元元,别哭,爷爷是到天上享福去了,我接下来的话,你要牢记于心。”

老爷子脸上泛着红光,看不见一丝皱纹,孙一元知道,这是回光返照。

“知道了,爷爷。”

孙一元擦了擦脸上的眼泪。

“我们孙家本是崂山道教金山派祖师孙玄清的后代,我年轻时也曾入道门,我们家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,凡是男儿满十八岁者,必须做三年游方道士。你前几年上大学,我没来得及跟你讲。”

说着老爷子从枕头底下掏出一本泛黄的古书,上面用古篆写着“道门五术”四个字。

“你父亲年轻时也曾做了三年道士,奈何八字太弱,不能当作长久的营生。你八字属金,命硬,有聚财之相,这本书现在归你了。有不懂的,可以问你父亲,再有不解,可往崂山寻人。”

说完老爷子便闭上了眼睛,孙一元当时哪有空管这些,更没在意老爷子说的话,一家人也只管料理老爷子的后事了。

此后,一家人沉浸在痛失亲人的情绪中。这天,过了老爷子的头七,孙一元的父亲敲响了他的门,这也是他父亲少有的主动来找他聊天。

“爸,别太难过,爷爷跟我说他去天上享福了。”

这父子俩本来话就不多,再碰上这事,孙一元更不想多说。

“儿子,你爷爷把那本书给你了吧!”

孙富国颇为严肃的看着自己的儿子,这眼神在孙一元记忆里不常有,这才让他想起爷爷临死前交给自己的那本古书。

“对,在我这呢!”

孙一元从柜子里翻出了那本《道门五术》。

“有些话,你肯定听你爷爷讲了,不要不当回事,你过了这个月,便出发去崂山拜师。”

孙富国语重心长的说道。

“爸,有那么玄乎吗?是不是爷爷临死前脑子糊涂了?”

孙一元一直对这件事持怀疑态度。

“说什么呢小子?”

孙富国啪地一声拍在了孙一元的脑门上,孙一元吃痛地捂着脑门。

“不知者无罪。”孙富国不停念叨着。

“爸,我知道爷爷为啥说你八字太弱了,从名字就能看出来,富国富国,这是您老一个人就能干成的事吗?”

孙一元说完下意识地往后一躲,东北人说话间都自带几分幽默。

“别贫嘴,你恐怕不知道,你其实还有一个大伯,三十岁那年就死了。”

这一次孙富国并没有打他,孙富国瞪着孙一元,这让孙一元心里一紧。

“怎么死的?”

“无疾而终。”

孙富国话里充满了惋惜。

“当年你大伯宁可远走他乡,也不做三年道士,最后落了个横死他乡的下场。”

“这是你爷爷的遗言,你信与不信,都该去看看,老爹不求你大富大贵,只求你一生平安。”

说完孙富国站起身离开了孙一元的房间。

孙富国离开后,孙一元第一次打开了这本《道门五术》。

孙一元从小练习书法,所以这古篆体难不倒他。

“道门五术,山医命相卜,得其一者可行走天下,五术之上,唯有一善,可解万难。”第一页上简单的一句话仿佛有魔力般,吸引了孙一元的注意。

他接着往后翻,可有些释意,确实是晦涩难懂,看着这本十几公分厚的古书,他着实犯了难。

一个月的时间,孙一元已经把这本书翻了大半,可仍然是不知其意。

“妈,我这名字是爷爷起的吗?”

孙一元削了一个苹果,给老妈递了过去。

“对啊!你爷爷说你八字属金,命硬,有聚财之相,再起个便宜名字,更好养活。”

孙一元低头笑了一下,这是他一个月来第一次笑。

“那我这名字也太便宜了吧!就值一元啊。”

孙一元一脸无辜地看着老妈。

“元元啊,听你爸的,明天就出发去崂山拜师吧。当年你大伯可是莫名其妙就没了,浑身一点毛病都没有。”

孙一元的妈妈显然也知道当年的事。

“我知道,妈,今天我就是特地和你辞行的,我决定去看看。”

孙一元眼神里充满了坚定。

能看得见的恐惧都不算恐惧,真正的恐惧都是看不见的,无迹可寻的。

带着这份疑惑和恐惧,孙一元才登上了来鲁省的火车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一块鲜腊肉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yeeesss.com/novel/925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