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病娇小祖宗:戏精大佬她飒爆团宠》妖澜◎小说最新章节目录,全文免费阅读

小说:病娇小祖宗:戏精大佬她飒爆团宠

小说:现代言情-脑洞

作者:妖澜◎

简介:玄学大佬聂惊婳,休眠醒来,生物科研父母神秘失踪,天才二哥魄消魂散。苏醒后她持美行凶,复仇救人,暴打白莲花,狂虐绿茶婊,出手利落果断,打架暴戾凶残。众人嘲讽她是渣女纨绔,孰不知她是轮回千年的不死凤凰,驱魔灭鬼小菜一碟,算命行医易如反掌,嗜血杀神当仁不让,虐得众反派哭爹喊娘,求小祖宗饶命!直到那日,某个病娇掌权人将她推到床上,用胸口抵住她的枪眼,眼眸通红,嗓音低哑:“宝贝儿,来,往这儿开……”

角色:

病娇小祖宗:戏精大佬她飒爆团宠

《病娇小祖宗:戏精大佬她飒爆团宠》第1章 呵,小妮子,逃得掉么?免费阅读

“婳姐,古墓找到了,你要来看看不吖?”

接到某只二货打过来的电话时,聂惊婳正耷拉着脑袋,慢慢吞吞从青城南大的校门口挪出来。

此时已是傍晚,天边的红霞斑驳,落日金辉撒了满城街巷。

青城南大是C国出了名的贵族高校,里面有钱人家的孩子,比起上京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此刻学校门前人潮拥挤,路边全都是各种豪华超跑。

聂惊婳神色倦怠打了个哈欠,羽睫湿润沾了泪珠,显然一副没睡醒的模样。

听着手机里的喋喋不休,她懒懒掀了掀眼皮,拐向另一个截然不同的方向。

白色小吊带配着牛仔短裤,露出一截夺命细柳腰,只手一握,白皙细腻。

外搭件纯色长衬衫,勾勒出一双精瘦的大长腿,匀称笔直。

乌黑的长发绑了个丸子头,此刻有几分松散凌乱,几缕发丝垂下额头,随意飘在脸颊边。

一双狭眸乌黑明亮,浓睫鸦羽微微往上翘,右眼尾处坠了颗小巧朱砂痣,清纯灵动中又带着妩媚勾人的味道。

将瘪瘪的书包甩到肩上,她踩着一双轻便的小白鞋,不缓不慢走向公交站台。

耳边几缕碎发随着热风轻轻摆动,抬眼瞥向前方驶来的公交,一闪而过的人影驱散了睡意。

睡眼惺忪的脸上露出诧异,她漫不经心回答:“嗯,我会抽时间过去。”

耳边传来傻屌般的欢呼,她果断挂断了电话,将手机扔进书包里,顺便从里面掏出两根棒棒糖。

剥开一根蓝色妖姬塞进嘴里,口腔里弥漫出冰凉的清甜,微垂的眼底闪过涉猎的兴奋。

当公交在面前缓缓停下时,里面的人吵闹拥挤得连空气都有些稀薄,浓烈的湿汗味扑面而来。

聂惊婳看了一眼前面排队的人群,咬着糖皱眉犹豫。

再次透过车窗,瞥了眼上面那张惊艳的侧脸,小脸儿古怪一瞬,拎着书包有些生疏的上了公交车。

里面的人有些多,司机大叔站起来,扯着嗓子高声嚷嚷着:“往后走,往后走,大家都往后走,不要挤到前面。”

投币箱上面显示投币两元。

聂惊婳狭长的眼里有些懵懂,将另一根糖随手放进胸前的口袋里,在书包里掏了半天,最终摸出块金钱铜币。

那磨损的边角褪色,居然还有繁琐符文,一看就是有年代的物件儿。

一时间,她和司机大叔大眼儿瞪小眼,俩人面面相觑。

最终大叔看在她这张单纯的小脸儿上,大方朝她挥了挥手,示意她往里走:“哎呀,进吧进吧!”

聂惊婳笑弯了眼睛,乖巧点头感激。

走了半截儿,忽然想起什么——

挑眉扭过头去,隔着老远的距离和人群,将手里的圆形方口金铜币精准弹了进去!

不动声色的动作,除了人群中第一眼就锁定她的某人,几乎没人发现。

顺着流动的人群,她很快就被挤到了中间去。

盛夏的天气格外炎热。

即使公交车上开了冷气,扑面而来的,还是难闻的臭汗味儿。

聂惊婳单手拉着头顶的吊环,觉得有些窒息。

无辜瘪了瘪嘴,清澈的明眸里泪眼汪汪。

她后悔了。

早知道就不为了搭讪美男,屁颠儿屁颠儿跑上来了。

美人儿没撩拨到,倒热出了满身臭汗。

聂惊婳陷入悲伤情绪不可自拔,完全没有意识到她的这张脸有多惹眼。

伴随着几声响亮的口哨声,旁边有人传来嬉笑怒骂的声音。

但车上人声太过喧闹杂乱,她听得并不真切。

书包里手机突然震动起来,她随手放开了拉环,准备扯开书包拉链儿。

刚好到了下一个站点,司机大叔突然拉了手刹。

聂惊婳只觉眼前一花,整个人踉跄晃开,身体因为惯性往前冲去!

不想受她牵连的几人赶忙躲开,成功避免了她的冲击力。

眼看就要撞上前面白色身影,她下意识抱住了他的腰,赶忙紧张闭上了眼。

慌乱中,她闻到了熟悉的淡淡清冽烟草味。

烦闷又窒息的环境中,气氛有了瞬间的凝滞。

流氓哨紧跟着起哄低笑的声音:“哇哦,头儿的魅力果然一如既往啊!”

“头儿最讨厌女人靠近了,他不会打人吧?”

聂惊婳垂下的眼里闪过得逞,环在他腰间的小手捏了捏,粉唇扬起一抹嘚瑟。

夏季的衣服单薄,她甚至能感觉得到他的体温,以及结实的腹肌线条。

被抱住的人一直没有发出声音。

聂惊婳笑嘻嘻昂起小脑袋,对上了一双褐色幽幽桃花眼,微深的眸色里好似夹杂了华山细雪,拂过冰凉的微风。

危险眯眼的男人单手插兜,穿着白色衬衣,袖口向上随意挽起,露出半截精瘦的手臂。

“啧”他低头邪妄偏着脑袋,扫过聂惊婳乱动揩油的两手,桃花眼里闪过诧异。

视线落在她的脸上,微顿的目光迅速敛去,薄唇噙着抹戏谑开口:“小妮子,胆儿挺大——”

聂惊婳眨巴眨巴眼睛,乖巧单纯很无辜,装作一副听不懂的样子。

“啥情况,头儿居然没有将她一脚踹飞?”旁边有人小声悄悄嘀咕,语气里有些不可置信。

那几个人满脸惊诧新奇,皆是身着休闲便装,看起来不像是学生。

说话的男生头发染得五颜六色,眼睛笑成了两条缝儿,右耳上打满了耳钉。

笑嘻嘻抖擞着癫痫似的腿,嘴里嚼着口香糖,吐出比脸大的泡泡,刹时吸引了聂惊婳的注意。

她新奇睁大水灵的眼睛,小心翼翼伸出纤长的手指,正准备戳向那个膨胀的泡泡,却忽然被人拎着后领提了起来!

恰逢公交车进入了冗长隧道,车内的光线登时黑暗了下来,车窗偶尔闪过晃眼的光晕。

聂惊婳还没反应过来,就发现自己已经骑坐在了某人双腿上,两人面对面的姿势让她脸颊发烫,赶忙羞涩捂脸。

准备下去的动作被人止住,滚烫的大掌霸道扣上了她盈盈一握的细腰,让她动弹不得。

抬眼便对上邪肆妖冶的桃花眼,暗光下隐约可见他眸中带着的怒气,让聂惊婳立刻秒怂,赶忙软声求饶:“路冕哥哥,我错了~”

软软糯糯的声音像是无数小钩子,挠得人心里痒痒,轻颤的尾音还带着娇嗔。

不过当瞥见她眼里滴溜溜转的狡黠,路冕刚软下的心又坚如磐石,危险眯眼,怒极反笑:“呵,聂惊婳,你行啊?”

从前那个追在他屁股后头的糯米团子,如今竟然敢随便对人投怀送抱了?

后颈察觉到凉意,见他软的不吃,聂惊婳索性来硬的。

柔若无骨的手不知何时攀上了他的胸口,电光火石之间,倏然锁住了他的喉咙!

看似纤细易折断的玉手,却好似有些无穷的力量。

这力道,让路冕毫不怀疑这丫头是想掐死他。

还有这诡异的这身手……

他幽深的桃花眼里掠过暗光,垂眼掩盖眸里的不可思议。

“啧”某人先前楚楚可怜的小脸儿,此刻笑得妖娆,眼尾上挑,妩媚勾人。

扬手捏起他棱角分明的下颚,粉色樱唇嘚瑟,声音却清冷:“一声招呼不打,莫名失踪五年的人,也好意思说这话?”

这样陌生冷漠的聂惊婳,让今日刚回青城的路冕感到惊慌,沉稳的心头陡然兵荒马乱!

正准备抱住她,出了隧道的公交突然刹车,外头刺眼的光又透窗撒了进来,逼得他不得不闭眼。

路冕只觉身上忽然一轻,蓦然睁开眼,聂惊婳却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他皱起眉头看向窗外,趁机逃脱下了车的小妮子站在车台上,看着这辆重驶离开的公交得意挥手。

晚风拂起她额头的碎发,熟悉又陌生的眉目间,多了桀骜疏狂,添了妩媚妖娆。

路冕捏起手里的粉色棒棒糖,妖孽的俊脸黑如碳,眉心暴躁跳了跳!

忽然哑声失笑,疯狂的眼底执念沉深,缓缓勾唇,低声呢喃:“呵,小妮子,逃得掉么?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妖澜◎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yeeesss.com/novel/9264.html